新時代·新青年·新使命——第二屆'公共管理類院校研究生聯盟'大會暨‘青年與公共精神’院長論壇在北京師范大學召開,獲獎選手專訪來啦 - 校園活動 - 活動 - 教育部中國大學生在線
<track id="elknt"><i id="elknt"></i></track><legend id="elknt"></legend>
<span id="elknt"><blockquote id="elknt"></blockquote></span>
  • <legend id="elknt"></legend>

  • <span id="elknt"><output id="elknt"><b id="elknt"></b></output></span>

    您好,歡迎來到 中國大學生在線

    新時代·新青年·新使命——第二屆'公共管理類院校研究生聯盟'大會暨‘青年與公共精神’院長論壇在北京師范大學召開,獲獎選手專訪來啦

    2018年11月27日 15:56:00 來源: 北京師范大學 作者: 字號:TT

    11月24-25日,由北京師范大學政府管理學院主辦的“新時代·新青年·新使命——第二屆‘公共管理類院校研究生聯盟’大會暨‘青年與公共精神’院長論壇”在北京師范大學舉行。來自北京大學、中國人民大學、浙江大學、南京大學、北京航空航天大學、中山大學、華東師范大學等30余所高校的近80名青年才俊與北師大學子一起齊聚北京師范大學,通過演講比賽的方式,共話公共管理學科中新時代的青年使命。

    賽后,我們有幸對本次大賽的一、二等獎獲得者進行了專訪。作為務實的公管人,他們在采訪中展現出了踏實的求學精神與強烈的現實關懷。

     

    一、譚淋丹(四川大學):學術是非常有趣的

    一等獎獲得者

     

    Q:您對于獲得本次“公共管理類院校研究生聯盟”演講比賽的一等獎,有什么感受,之前有想過會獲獎嗎?

    譚淋丹(以下簡稱“譚”):一開始沒有想過要拿獎,初衷只是想結交朋友,開拓視野,多進行學術交流。但是在比賽過程中,被其他優秀的選手激發了斗志,產生了想要變得優秀的想法。此外,特別感謝北師大舉辦了這個活動,讓我們有這樣一個交流的機會。

    Q:您認為這次活動有什么比較重要的意義?

    譚:我覺得這次活動非常有意義。活動的主題很吸引我,新時代新公共管理人應該思考些什么,新時代我們面臨著什么樣的問題,通過演講的形式將我們的思考傳遞給大家,我覺得很好,希望可以借此啟發大家的學科認知,為學科貢獻自己的力量。

    Q:相對于其他選手,您能夠脫穎而出的優勢在哪里?

    譚:我覺得大家都很優秀,尤其是在臺下看到選手們精彩的表現,會有很多無形的壓力。我的特色在于我選取的角度比較不一樣。我選擇了一個比較大的、理論構建的維度來抒發一些我的想法,主要是想傳達:學術是非常有趣的。我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夠嘗試這樣的方法,一個是可以鍛煉思維,另一個是可以更好傳達自己的觀點。

    Q:很多大學生覺得寫論文很枯燥,針對這一普遍現象,您怎么看?

    譚:這些看法很有可能出于刻板印象,其實有些著作真的很經典,例如洛克的《政府論》和盧梭的《社會契約論》等,給我帶來很大的啟發。我建議大家要去看原著,了解原著的想法。沉浸在里面,才能去定義是否喜歡。

    Q:那您有什么推薦的書籍嗎?

    譚:入門的話,可以看亞里士多德,盧梭,洛克。更通俗易懂一點的,我推薦阿德勒的《自卑與超越》,可以給予人生啟發。

     

    Q:您經常參加演講比賽,那平時還會緊張嗎,如果會,您是如何避免或緩解這種情緒的?

    譚:緊張是必然會存在的。如何緩解?訣竅只有準備。只有充分準備,才能臨危不亂。做任何事情都要準備萬分,這個是最好的方法。

     

    二、張子露(中山大學):問人間政治之道為善政天下 求公共管理之理為良治中國

    一等獎獲得者

    Q:您對于獲得本次“公共管理類院校研究生聯盟”演講比賽的一等獎,有什么感受,之前有想過會獲獎嗎?

    張子露(以下簡稱“張”):說實話我想過會拿一等獎。(笑)做好了最壞的打算,也能接受最好的成果。這次活動賽制蠻緊張的,我又有些身體不適,還好選題適合我,再加上老師的遠程指導和同學的鼓勵。結果還是比較滿意的,也算是盡吾志也,可以無悔矣。

    Q:您認為這次活動有什么意義?

    張:首先,這次活動是和院長論壇一起辦的,可以接觸到不同學院學科建設的特點,還能了解院長們對于學科的理解,這都是很受用的地方。其次,不同學校同學演講的風格,和演講的內容都反映了不同學校對于公共管理學科建設的趨勢,這讓我獲得了很多啟發,更覺收益匪淺。

    Q:相對于其他選手,您能夠脫穎而出的優勢在哪里?

    張:一定要說的話,有兩點。第一是結構化思維。比如這次的演講題目:城鄉融合,如果用結構化思維去理解,能夠更好地理解這個問題的內在邏輯。第二點是家國情懷,我們中大院訓是:問人間政治之道為善政天下 求公共管理之理為良治中國,這讓我們帶著一種人文關懷來看待一些社會現象。

    Q:對于您在演講中提出的城鄉融合需要“去標簽化”,您認為要如何達到這個效果?

    張:這種“標簽”其實也是一種刻板印象,解決的話我覺得需要從媒體入手。因為媒體可以塑造形象,如何塑造農村的正面形象,還是需要看到農村和城市彼此的優點。媒體是第四種公共權力,權力還是很大的。

    Q:您認為“城市心理融合”的問題,可能的解決方案有哪些?

    張:我認為具體的解決方案主要得根據十九大報告中提出的鄉村振興戰略,以及美麗鄉村戰略等。國家意識到了這樣的問題,也會有相應的配套政策,那我們就拭目以待吧。

    Q:您平時不僅學業繁忙,還參加各種實踐活動,可謂忙上加忙。那您如何平衡學習和娛樂的關系?

    張:我覺得這個因人而異,看你對這個事情是否有興趣。比如我對研會工作樂在其中,也在社會調查中能夠有很多收獲,所以很開心。如果繁忙能夠樂在其中,就是甜蜜的負擔。

    Q:平時除了學習,還有什么興趣愛好呢?

    張:平時喜歡玩攝影,還喜歡練字,現在在學瘦金體,陶冶一下情操。

     

    三、李夢倩(東南大學):跳脫出舒適圈,才能獲得成長

    二等獎獲得者

     

    Q:您對于獲得本次“公共管理類院校研究生聯盟”演講比賽的二等獎,有什么感受,之前有想過會獲獎嗎?

    李夢倩(以下簡稱“李”):我會先給自己一個預設,然后才會有動力,向著預設的方向發展。我的預設就是二等獎,這次出色地完成我的預設。(笑)挺感謝北師大提供機會,感謝我的老師半夜為我提供指導,也感謝和我一起努力的戰友。

    Q:您認為這次活動對您來說最大的意義是什么?

    李:這次比賽讓我跳脫了自己的舒適圈。來到北師大,看到了來自五湖四海不同的同學。以前在南京,會覺得自己還不錯;今天走出舒適圈,就會發現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有更多優秀的人等著你去學習,有更多優秀的東西等著你去聆聽,對自己有一個反向的激勵作用。另外就是終于有機會來感受了一下北京,雖然只感受到了北京的寒冷(笑)。

    Q:相對于其他選手,您能夠脫穎而出的優勢在哪里?

    李:可能是風格和大家不大一樣。大家偏學理方向,我來自東南大學,可能受到學校風格的熏陶,在城鄉融合這個題目上,更能從情感上去破題。我的演講喜歡從小故事開始,給大家帶來共鳴,這種風格比較獨特吧。

    Q:“精準扶貧”對于鄉村的扶持,及鄉村振興計劃的制定,都是對于鄉村的扶持。然而,農村居民中的很大一部分青年是不愿意回農村的,勞動力的流失導致農村的失去,對此現象,您認為我們應該如何去解決?

    李:青年人不愿意回到農村的現象是很普遍的。首要得解決發展不平衡問題,鄉村落后這個現狀需要解決,步調也要統一;其次,基礎設施和醫療保障制度要無差別化,這樣也可以吸引年輕人的回歸,當然,鄉村還是要保持自身的特色; 最后,要把傳統文化教給下一代,我覺得有這樣的一份牽掛,更容易讓年輕人回來。

    Q:您連續三年被評為三好學生,相當厲害。您認為三好學生除了學習好,還應具備哪些方面的優質素質?

    李:除了學習好,還要走出去,多參與一些活動,讓大學四年更加豐富多彩。比如,我暑假的時候會去參與社會實踐,入戶調查20多天,非常辛苦,但挺過來之后,感覺自己一下子獲得了成長。所以說大學不只是學習,可能還需要實踐,更早地去接觸社會,有助于幫助自己在學習上、精神上、心靈上都得到成長。

    Q:您在入戶調查的過程中,碰到過調研對象不配合的情況嗎,一般怎么處理這樣的情況?

    李:真的碰到過!一入戶經常要5個小時以上,需要問很多問題,經常被趕被罵,感覺遭受了人生的重創,但我為自己生而為女性感到自豪,可能女孩子看上去更容易讓人親切感吧,反正這確實有助于我們入戶進門(笑)。其次就是身份的證明,我們出示學生證,調查證等,讓他們產生信任感。還有就是盡量以平和的心態和他們進行溝通,時間上,也盡可能地和他們協商,降低他們的煩躁感等。

    Q:您在大學時經常參加辯論賽,季軍、亞軍都得過了,就是沒有得到過冠軍。會有小小的不甘嗎?

    李:與冠軍擦肩而過會有不甘,但是這樣才能夠有動力繼續前行,如果當初一下就得了冠軍,說不定反倒對辯論倦怠了。一開始確實會把冠軍看得很重,之后因為和志同道合的小伙伴們在一起,團隊的凝聚力就變的更重要了,直至現在,我對辯論的熱愛超過了對冠軍的渴望。

     

    四、劉青山(中國人民大學):學術實踐活動能帶來更多的視角

    二等獎獲得者

     

    Q:您對于獲得本次“公共管理類院校研究生聯盟”演講比賽的二等獎,有什么感受,之前有想過會獲獎嗎?

    劉青山(以下簡稱“劉”):一開始是抱著嘗試的心態。之前參加的學術性比賽主要是以作報告的形式,團隊戰為主,而演講比賽更多的是個人的展現。一方面豐富了我的經歷,另一方面也鍛煉了個人能力。這么一想,壓力就沒那么大了。

    感謝北師大舉辦比賽,去年人大作為聯盟之一,我也參與了組織這個活動,所以知道特別辛苦,北師大這次布置安排的非常周到。另一方面感謝我的老師和師兄師姐們提供的支持。沒有想到這個結果,在大家都這么優秀的情況下能獲得這個獎也是比較開心。

    Q:您認為這次活動對您來說有什么意義?

    劉:首先,功利一點就是豐富了個人履歷;其次,也算是一種個人能力的證明和定位,讓我更清晰地明白自己有哪些不足,你不上去你永遠不明白自己的差距在哪里。

    Q:相對于其他選手,您能夠脫穎而出的優勢在哪里?

    劉:我覺得更多的是心態上比較放松;其次是準備得比較充分。我從老師那里感到了一點壓力,這督促我去做更好的準備,去達到比較滿意的結果。我上臺不緊張的原因是我從自己的經歷出發,去談自己的理解。我覺得學術可以從生活中觀察到。前一段時間看到一本期刊:《中國農村觀察》,里面分析的很多典型個案都特別日常,這讓學術變得很有意思。

    Q:對于您在演講中提出,城鄉差距不在于制度,而在于心理。那么這種心理上的差距是由哪些因素造成的呢?

    劉:因為我家里是城中村改建后搬進去的。首先是村里面出來溝通方式不一樣,村里人情聯系更緊密,在城市中多少會產生一點隔閡;第二個是我覺得城中村比較不合理的一部分,它把原來城中村的人放在同一棟樓里生活,周圍都是原來村里的人,活動范圍更小,生活范圍實際被壓縮。并且這些樓被放到邊緣角落里,產生一種心理上的隔離。 第三個從制度層面上來說,制度的利用度在城鄉是有差別的。這種差距有時候村里都意識不到,例如醫療方面,想到生病,村里人可能會想到借錢,城里人就會想到醫保,村里人可能想不到去用醫保來滿足自己的需求。對于這樣的群體,政策制定上還有更進一步的可能,進一步幫助他們運用制度,用了之后他們才會感受到制度的有用。

    Q:您大一就開始做各種做實踐研究,這是因為自己喜歡還是其他原因?

    劉:這些調研一般會找幾個感興趣的人一起做。我會盡量去豐富興趣點,交流的時候,也常會發現別人思考問題的方式很新鮮,通過實踐調研能夠獲得更豐富的視角。

    Q:大一時您就在團隊中擔任組長一職了,如果可以選擇,您更愿意當組員還是組長?

    劉:我更愿意當組員。因為組長會做很多協調的工作,很辛苦;此外組長,對發展興趣點來說并不是很重要。當從發表作品的角度看,組長能成為第一作者,哈哈!但這時候組長確實要更多地付出。

    Q:做組長時如果有一些組員不太合拍,怎么去交流解決?

    劉:我很少和別人不合拍(笑),我一般找的就是志趣相投的人。不過意見出現分歧是經常發生的。這就要說服對方,做更多論證和邏輯分析,否則沒有意義。

     

    五、王瀟(中山大學):需要學習,但更熱愛辯論

    二等獎獲得者

     

    Q:您對于獲得本次“公共管理類院校研究生聯盟”演講比賽的二等獎,有什么感受,之前有想過會獲獎嗎?

    王瀟(以下簡稱“王”):其實心里沒底,城鄉融合是我很不熟悉的領域,算是是個新概念。我覺得應變能力還是挺重要的。由于時間原因,在演講過程中要適時對稿子進行刪減和修正。

    Q:您認為這次活動對您有什么意義?

    王:我一直都知道有這樣一個組織,來到這里對公管聯盟有更親近的體會,也覺得北師大很漂亮。此外,我覺得這個主題特別契合青年人,新青年的公共精神很重要。當然,專家教授們的講話更是精彩,我很受啟發。

    Q:相對于其他選手,您能夠脫穎而出的優勢在哪里?

    王:我覺得可能是時間緊張的時候,能夠不慌亂,正常發揮還是很重要的。

    Q:您在演講中提到了葉裕民老師的“二二四二”模式,為流動人口提供保障性住房的解決方案。那您認為這種方案在實施和推動的過程中難點有哪些?

    王:難點主要有三個。首先是城中村改造過程中,會出現逆向壟斷的問題,村民可能會坐地起價。其次是房子為流動人口提供,可能針對性不夠。最后是流動人口龐大,可能覆蓋面不廣。

    Q:辯論賽中,您獲得過最佳辯手,有沒有被對手打的措手不及的時候,怎么化險為夷?

    王:這種情況經常遇到啊(笑),這需要不斷積累比賽經驗,可以運用一些操作化詞語,比如“不屬于討論范圍”來拖延時間,或者找不到反駁的話,可以把問題拋給對方,把壓力轉移到對方身上。但不能全場這樣,否則容易露怯。

    Q:做科研比較孤獨,辯論則充滿活潑感,您更喜歡哪一種呢?

    王:我覺得辯論比科研更辛苦。因為科研主要是抱著學習的心態去做,相對來說比較輕松。辯論需要團隊配合,把論點貫徹到底,大家一起工作更加困難,壓力也會更大,但我還是更喜歡辯論!但是現在是研究生了,需要把重心轉移到學習上。

    Q:辯論中團隊的配合很重要,您一般愿意在團隊中充當一個什么樣的角色?

    王:我愿意充當一個補充者的角色。有leader的時候就做好自己的部分;但缺少leader的時候我也可以勝任,我覺得這樣的角色會更被需要,更有價值。

     

    [責任編輯:劉婧文]

    相關閱讀

    我要評論( 網友評論僅供其表達個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用戶名: 快速登錄

    全部評論0條)

    熱門文章

    關于我們 共建單位 聯系方式
    黄色成人快播电影